当前位置:华蓥市政协网 > 诗书画院 > 华蓥山的四月天

华蓥山的四月天

时间:2020-04-10 15:24  来源:四川政协报(2020.04.10第四   作者:张远太

    当四月的春风轻轻吹起,吹来山花的芳香,我便想起童年时生活的地方——华蓥山。“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。长恨春归无觅处,不知转入此中来。”四月的华蓥山,暖风和煦、鲜花盛开、风情万种,恰如林徽因《你是人间的四月天》中所写:“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,是燕在梁间呢喃;你是爱,是暖,是希望,你是人间的四月天。”


    四月,华蓥山肆意怒放的野樱花。

    四月,花开时节尽是美。大山的绿憋足了劲往外冒,山里的花肆无忌惮地开,这是一种超凡脱俗的美,是脱离了秩序的宣泄。在这偏僻的大山里,即使无人欣赏,尽管寂寞,依然伴着春天的旋律悄然绽放,谁也不知道你们冬天刚经历过什么。
    煤炭、石灰石、玄武岩……华蓥山丰富的矿产,曾一度让华蓥人民骄傲,它也曾因此被挖得千疮百孔。它曾嘶哑地呐喊,但似乎没人能听懂它的真言。当大家明白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道理时,才读懂它的话语。有人估算过,即使把开采的所有矿产变卖成钱,用来恢复华蓥山的生态,也远远修复不了它所受到的创伤。虽然华蓥山失去了瀑布,山泉几乎消失,但我依然爱它。我多少次梦回童年,回到它的身边。是它给了我“疑是银河落九天”“清泉石上流”等诗句的直观感受,在“遥看瀑布挂前川”下酣畅淋漓地淋浴,在“桃花潭水深千尺”里游泳嬉戏……记忆中的画面是那么清晰。


四月,一树树、一丛丛花开烂漫了华蓥山。

    当华蓥山下的鲜花凋谢时,山上的花儿却迎来了它们的盛放期。由于气温落差,每年4月开始,从海拔800多米的低山区到海拔1700多米的高山区,山花次第开放,一束束,一丛丛,或相互依偎着隐身于密密实实的灌木丛,或弯弯曲曲沿着大树枝干努力向上攀援,或遗世独立,傲然怒放于悬崖之上,这些山花,以它们特有的姿势,霸气地占领了华蓥山。
    当我埋头在林间的山石上攀爬时,一株奇特的兰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——那直接从铺满枯枝败叶的地里冒出来的花,从花型来看肯定是一株兰花,但我从没见过不长叶子的兰花——在我的惯性思维里,它应该和我家养的春兰有类似的叶子。它的花白里透着紫,唇瓣有紫红色斑点,萼片呈长圆状披针形,娇嫩而挺拔,高洁又典雅,在旷野的森林里,能让人感到一股扑鼻而来的幽香,仿佛遇见了兰花仙女,好似玉帝把他的兰花女儿留在了人间。我不自觉地停下脚步,拍摄这株兰花的一颦一笑。
    “就这么深深地看上一眼,爱就掠入了骨髓,从此就成了日思夜想那抹摆不脱的相思,幽香飘逸,遮挡了世间的尘埃。”离别时我依依不舍地一步三回头,就为在林间多看它一眼。回家后我把它的芳容传给当地人看,却无一人见过,包括我那年近80岁、在大山里生活了70多年的母亲。后来,还是我的大学同学认出了它的芳名——“独兰花”,也叫“独花兰”。


    “植物熊猫”独花兰,娇嫩而挺拔,高洁又典雅。

    独兰花,为中国特有的单种属植物,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植物。独兰花十分罕见,而且整株只有一花一叶,有“植物熊猫”之称。除植株稀有和花形独特外,其还有很高的药用价值,它的假鳞茎是治疗疮毒与蛇伤的良药。华蓥山也是大熊猫的家园,据传,有大熊猫的地方就有独兰花。野生独兰花的发现,说明华蓥山矿山关停后,生态环境有了极大恢复和改善。
    归乡的路是那么漫长,我一直想为故乡做点什么,可曾经的豪情万丈化为了今天的空空行囊。我要常回童年的故土看看,回老家看看,守护这份绝妙的精神家园。走入四月天,醉爱华蓥山。

最新信息
· 胡道均(2020-06-23)
· 廖中元(2020-06-23)
· 田祥伟(2020-06-23)
· 杨秀君(2020-06-23)
· 蒋明(2020-06-18)